pc蛋蛋预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我的绘画素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绘画素养
  

  我的绘画素养

  ——曲新同

  

  

                    

    

    在我还算聪慧的童年,虽然没受过什么艺术的熏陶,可是我真的从小就会画画,所以潜意识里大概就有这方面的追求,父亲回家探亲被我纠缠不过,随手一笔画成一只鸟给我,从此我的作业本上到处都是这只鸟,大大小小一笔两笔的都是一个模样、基本形成了一种简约独特的艺术风格;如果说我的绘画素养也有生成的土壤的话,那就只有是学校的绘画课了,因为我的绘画作业本上连篇累牍的得的全是“甲等”,记得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重大政治题材的大作。

    升到初中以后,反倒不象在小学里有绘画课了,但我的绘画水平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我居然自己能够创作连环画了,这让我想起鲁迅在私塾里描摹《荡寇志》的插图换银子花的典故,我的艺术手法基本上也是临摹现成的绘画作品,并且能够吸收借鉴有同好的别的同学的不同风格、有利因素和突出特点,然后在此基础上稍有独特的发挥和创造,最终形成了我的战争题材的独树一帜、与众不同的壮美格调、宏伟大观,在这个时期我的代表作是关于抗美援朝空战的连环画作;当然我的作品都是没有功利目的的自娱性质的创作,可是当我的作品发表在我心仪的女孩作业本封面上的时候,我真正地享受到了艺术创作的那种巨大的满足感。

    在这种懵懂的艺术萌芽时期,如果不是遭致前所未有的挫折,我大概还会继续延续并加以独创提高,那我今天描绘生活抒发情感的方式就可能会是另一种手段了。

    我沉浸在艺术创作的自我陶醉当中,但是现实更加能引起我少不更事的冲动,艺术反映生活的理论总结的不是没有根据的。可是我的画作反映生活的角度歪得独特了些,今天回头想来确实有讽刺污蔑诽谤等种种嫌疑。有一个老师不怎么喜欢我这我知道,我就在他的课上开小差挥笔画了一幅画,画的主体是一只生动形象的牛,这跟老师一点联系都没有,那怎么会说我这只牛就一定有所指,甚至说(事情的全过程中谁也没有这么明说)这只牛就是老师本人呢?艺术创作可是有各种手法的啊!我其实用的是拟人化的手笔,这只胖胖的牛身上通身穿着一件华服,华服上是绣织着的簇簇团花,可是团花里不是象过去的老地主老员外身上的华服那样,团花里绣的是“福”字“寿”字等,而是一个圆圈里写着某个性氏,而这个姓氏跟我的这个师长恰合,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所指,如果我抵赖说这里面绝对没有讽喻的意思,天下姓王姓李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多少钱的多了,那打死我也说不过去,事情要真有那么简单的话,因为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而引起的清朝“文字狱”都可以避免了;可是在冲动里面就象脱口而出的话一样,直觉的确不会瞒人耳目的,我在灵感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的冲动之下的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姓氏,连我自己当时都没反应过来,还把画作摆在课桌一旁暗自欣喜、等着人家来欣赏呢。

    事情最终闹大了,态势非常严重,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不说话,没法说,照着我上去就是一脚!我竟然咧着嘴刚要哭,“北京治白癜风的医院你哭!你哭!熊样!敢哭!”校长把我的哭声“哽”的一声给吓回去了,多少年以后,我至今感谢我的老校长当时没让我出丑丢人的这份深恩,我从那以后,不管遭受何等打击、蒙受何种侮辱,都硬挺着,再从来没有张嘴哭过,也不分说;只是对不住我的老校长的是,我至今没有改掉我的劣根、我的本性依然孤崛。

    我的绘画天赋从此夭折了,我再也不动笔画画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遍览天下名画,只欣赏赞叹,只远观把玩,不敢涉水越雷池一步,就象一只被打怕了的老猫,忍着蠢蠢欲动的邪念和馋涎,不敢动那些胖嘟嘟的鸡雏儿一样了。

    去年我回到老家旧居,一日在旧书堆里翻出过去的故纸,看到有两幅我当年照着杂志的彩封插页描摹下来的水彩画,非常清晰,笔痕如新,一副桃花,一副山水,我的眼泪几乎不争气地要流下来,忍住了,这么些年了的往事,我以为我早已忘却,却不想灵魂里还能有所触动,只是后来的我是因为找不到一点的可以更加自豪满足的理由罢了。

  

QQ|手机版|pc蛋蛋

GMT+8, 2018-5-22 00:59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16-2020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